關於部落格
勃起
  • 8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萬式歧途

  萬式歧途   升遷密碼:大搞城建力推大項目   貪腐之路:穿梭政商兩界圖權謀利   落馬餘波:私人會所成廣東官員“黑洞”   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被雙開·追蹤   意料之中的消息終於來了,曾經的“政治明星”萬慶良,政治前途終結在了50歲。10月9日,中紀委網站公佈:對廣東省委原常委、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。   在此前一步步上升的仕途中,萬慶良游走官場與商人之間,既打造了自己在官場的交集,又締結了商場的圈子。在全力引進大項目、努力做大城市建設的執政模式里,萬慶良塑造了自己獨特的政績觀。據齊魯晚報   引進大項目   引進大項目主推30億城建,打造“揭陽模式”   正是由於這些項目,本來經濟欠發達的揭陽在粵東迅速崛起,萬慶良在揭陽主政的後兩年,GDP增長分別高達14.1%、22.1%。   時間回溯到2010年7月。廣東某省級媒體推出四篇“揭陽模式”的系列報道,言語間頗為肯定。   知情人士郭靖告訴記者,“揭陽模式”並非由時任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創造,時任廣東副省長、陳弘平的前任萬慶良才是這一模式的“操盤手”。   記者從揭陽新聞網瞭解到,在該省級媒體集中報道的5個月前,萬慶良參加廣東省十一屆人大三次會議揭陽代表團討論時,提出了“揭陽模式”,稱贊揭陽為欠發達地區實現科學發展、跨越發展闖出一條新路子。   據上述報道,此項目最早可追溯到2007年5月。當年,揭陽市從有關渠道獲知:中石油原計劃在珠三角投資煉油廠,有可能由於環保問題擱置,揭陽市委市政府決定全力以赴爭取該項目落戶。當時的揭陽市委書記正是萬慶良,而市委副書記、市長則為陳弘平。報道稱,揭陽市委市政府進行了長達兩年的攻堅戰。   8月16日,另一位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,這一項目是揭陽前後兩任市委書記一起跑下來的,萬慶良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。從2007年5月開始到項目正式簽約,當時的中石油董事長,正是2013年被中紀委查處的蔣潔敏。   2008年,陳弘平接任揭陽市委書記後的一年時間里,揭陽潮汕機場、投資100億美元的烏嶼核電項目、中海油LNG接收站、華潤電力、中電投粵東儲煤配送中心等重大項目紛紛落戶揭陽。   郭靖告訴記者,這些大項目多是萬慶良主動牽頭爭取,而非陳弘平。記者獲悉,在萬慶良擔任揭陽市委書記的2007年,國家發改委批覆揭陽潮汕機場可行性研究報告。2007年初,揭陽市通過對自身發展條件和國內、國際產業發展趨勢的調查研究,提出要抓住當前央企加快向沿海地區投資佈局的戰略機遇,大力引進一批央企項目,發展揭陽模式,實現超常規崛起。   “萬慶良很善於運用各種‘模式’,因為‘模式’容易出政績,陳弘平也是他推上去的。”郭靖告訴記者。   除引進大項目外,萬慶良還主推30億的城建工程項目,所謂“30億工程”,因總投資約30億元人民幣而得名,具體包含“兩河四岸建設”、市政建設等項目。   正是由於這些項目,本來經濟欠發達的揭陽在粵東迅速崛起,萬慶良在揭陽主政的後兩年,GDP增長分別高達14.1%、22.1%。   這樣的“政績”,成為萬慶良上升為廣東省副省長、廣州市委書記的砝碼之一。   郭靖告訴記者,這份成功也使得萬慶良在廣州繼續大搞城市建設,引進項目。   知情人士透露,萬慶良、陳弘平與黃鴻明等商人走得很近。2008年,萬慶良調任廣東省副省長,同年,創鴻集團開始在廣東加大佈局,進軍佛山等市。   畸形官商圈   與陳弘平各取所需,一個要政績一個要錢   8月20日,揭陽副廳級幹部楊強說,其實萬慶良、陳弘平兩人是各取所需,一個要政績,一個要錢財,互相配合、互相包容,才導致“揭陽窩案”的爆發。   萬慶良打造的“政績模式”,離不開地方大員支持。   楊強告訴記者,1974年,陳弘平開始擔任揭陽縣漁湖公社鳳南大隊團總支書記、生產隊長。萬慶良後來擔任揭陽市委書記時,陳弘平已在揭陽政壇摸爬滾打30年。   “在揭陽,陳弘平的關係錯綜複雜,關係面與利益面甚廣。而萬慶良年輕,政治前途一片光明,主要想在揭陽乾出成績,兩人是相互配合工作的。但我個人認為,萬慶良不如陳弘平腐敗得厲害。老萬比較有魄力,想多乾幾年,搞點政績再往上走。”楊強對記者說。   2007年,萬慶良與陳弘平一同出現在深圳珠三角揭籍企業家座談會,動員揭籍企業家回鄉發展。同時,萬慶良強調,揭陽市委市政府專門成立“回歸工程”領導小組,還承諾“你賺錢我保護,你發財我發展。”   楊強強調,“也就是在2006年到2011年,揭陽官商勾結最為厲害”,他向記者透露,根據他掌握的信息,至少有7家公司涉及土地問題,“不只有房產商,還有其他公司。”   楊強提供的2008年1月的一份揭陽日報顯示,《揭陽市國土資源局國有土地使用權掛牌出讓公告(2008年第3號)》中,掛牌出讓地塊位於臨江北路沿線,用地56.17畝,土地用途為IT數碼城、商住及辦公配套綜合用地,規劃建設項目為IT數碼廣場。規定指標為主體建築層數38層,其中商業建築面積應占總建築面積30%以上,起拍價為4700萬。   該公告還規定,該項目必須在成交之日起3個月內動工建設,2009年10月1日前,IT數碼廣場建成並開業,2011年底前整個項目全面竣工投入使用。   公告發出後,深圳某公司拍得此地塊。“實際是內定的,價格也比較低。直到今天,整個項目也未全面竣工,38層的主體建築也沒見到。”楊強告訴記者。   楊強告訴記者,其實萬慶良、陳弘平兩人是各取所需,一個要政績,一個要錢財,互相配合、互相包容,才導致“揭陽窩案”的爆發。   受訪的揭陽市民對揭陽引進大項目的經濟建設也予以認可,“畢竟帶動揭陽經濟發展,拔得粵東頭籌。”萬慶良母校嘉應師專的一位老師表示,“身為農家子弟的萬慶良,靠自己奮鬥往上走,如果沒有能力是不可能的,沒有成績,也不可能升這麼快。”   “萬慶良自身的政績觀有問題,沒有真正顧及老百姓的利益。錯誤的政績觀,導致他與地方利益集團同流合污。”楊強說。   “落馬”衝擊波   萬慶良案震懾官員心理,會所成“黑洞”   今年8月,記者在廣州、深圳兩地採訪期間,多位知情人士透露,萬慶良被查對廣州部分官員的心理震懾比較大。萬慶良“落馬”後,對廣州官場的衝擊波迅速形成。   8月14日晚間,廣東省委組織部發佈任前公示,提名潮州市委常委、常務副市長盧淳傑擔任潮州市市長。引人關註的是,此前一個月,一項公示通告顯示:經廣東省委常委會議投票表決,珠江電影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、黨委書記黃曉東擬任潮州市委副書記、提名為潮州市市長候選人。   知情人士李東向記者透露,自黃曉東成為潮州市市長候選人後,官方媒體再也沒有關於潮州市市長任命和黃曉東個人的消息。   7月28日,中紀委黨風政風監督室處長方文碧透露,萬慶良在被調查的前幾天,還去會所大吃大喝。“這次大吃大喝,黃曉東就在現場。”李東透露,此後,黃曉東的任職被中紀委叫停。   至於為何只有黃曉東一人被叫停?李東的解釋是,當時在場的其他人都已赴任,只有他在公示期內,但估計這次“吃喝風波”對其他官員也有影響。   李東告訴記者,“萬慶良被帶走後,尤其是黃曉東不能赴任,對廣州很多官員的心理震懾比較大,他們變得更謹慎,不再互相邀請吃喝,即使有邀請,很多人也不敢去,擔心影響到自己的‘烏紗帽’。”   李東說,“這次訪談是個信號,即官員出入會所大吃大喝屬於違紀,廣東很多官員開始自覺禁絕大吃大喝、出入高檔會所。”   8月8日,廣東省一年一度的幹部黨紀政紀法紀培訓班上,廣東省紀委書記黃先耀特意提醒在座學員,私人會所和高檔娛樂消費場所千萬不能進,進了就可能掉進“黑洞”。按慣例,培訓班學員包括各地級市書記、市長,省委各部門、省直各單位主要負責人,省屬各高校和省屬各企業黨委書記等,共有“一把手”300餘人,黃曉東正是其中之一。  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,黃曉東曾與萬慶良有過一段共事經歷,2000年至2003年,萬慶良任共青團廣東省委書記,黃曉東則任共青團廣東省委副書記,屬“同一個班子”。(受訪當事人為化名)  (原標題:萬式歧途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